艺术项目
Art Programs
初到南亭?看看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这帮人怎么说
来源: | 作者:LIDO ART | 发布时间: 302天前 | 566 次浏览 | 分享到:

        三杯啤酒下肚,大家便敞开了心扉,撸着串,聊艺术,聊时事。结交朋友,走街串巷。这就是南亭。这等的自由,这等的带劲,我早已无数次的与城里人分享过了。小洲南亭一日游也计划了好多次,但却鲜有人问津。好在我们反复游说,Jose现身说法,来自芝加哥艺术学院(SAIC)的游学团,终于按耐不住,决心一探究竟。今天回想起来,那场面也着实穿越,一番新朋友初识,老朋友重聚,让这临近假期的南亭村又热闹了一把。所以,今天也为这番经历写个回忆,无论在这片土地上种下了什么种,开出了什么花,也不枉大家这番辛苦。


        话说芝加哥艺术学院这回游学,定下主题“Made in China”,何为“中国制造”?这平地而起的大学城、这大学城中依然留存的南亭村便是经典的中国制造。当然,还有小洲、还有新造、还有这几个地方集中又分散的艺术家,又有哪个不是中国制造?


        1月13日上午,在广州冬季阴雨绵绵中,来自SAIC的一行22人到达了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校区开阔而空荡的停车场,在领略美院气派的建筑和不忘合影留念之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这座已经700余年历史的古村。岭南画派的重要人物、在国内外享有蜚誉的艺术家关良就诞生于此。


        因为毗邻广州美院的原故,南亭村已经逐渐演变成为一个艺术村,无论是职业艺术家,艺术空间,还是与艺术相关的画材店,培训机构,小旅馆,都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不断繁荣生长。





第一站:坐落在南亭村口的井空间


        迎接我们的是80后艺术家柯荣华,井空间创始人,广州“飘一代”重要成员。作为10年前第一代的南亭“拓荒者”,他有太多故事可以与我们分享。



        在井空间,另外几位身在广州的SAIC校友也早已等待游学团的到来。他们是LIDO的创始人李映雪、Jose与LIDO驻地艺术家Megan Pryce。在行程的后半段,又有几位广州地区的SAIC校友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一番寒暄和参观以后,我们在井空间的阳台上,望着外面依然绿油油的菜田,开始了一段简短的欢迎会(终于不再是别人给我Orientation了),向大家介绍了南亭村的历史、特色以及在这里生存与创作的艺术家们。在这个连村子的规模都够不上的小地方,连续创作超过3年的艺术家就有近百人,其中也不乏像柯荣华一样坚守超过10余年的艺术家。而井空间,这个已经不知举办多少场展览的南亭地标,也在当今这个时代潮流中不断寻求突破与变革。




第二站:木橪工坊


        告别井空间,一行人又来到了木橪工坊,这个同样由广州美院的毕业生建立,在广州地区都享有名气的木工房,也刚刚建立了自己的艺术空间,并举办了新媒体主题的展览。这样有相关业务支持的艺术空间,相信也会在当前这个时代中找到自己位置和成长机遇。





第三站:南亭艺术家工作室


        由于时间的缘故,我们没有办法将南亭的艺术家都访问一遍。这一次参观的是美院毕业生刘红强、小黑(孙文浩)的工作室和艺术作品。两位风格截然不同的艺术家给来参观的SAIC游学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南亭,艺术家工作室也是他们居住生活的地方,就算不去深入了解他们的作品,单从他们生活方式,家居布置上,就可以很鲜明的看到一个艺术家的特点与风格。



《答案》—— 刘红强


《镇水兽计划-固定的海平面》—— 刘红强


vs



将军 -- 小黑



星星之火可以抽烟 -- 小黑



红星二锅头 —— 小黑


离开艺术家工作室


路过LIDO433空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拍了一张(右面蓝白色的小楼就是)




第四站:小洲人民礼堂


        离开了南亭,一行人就直奔小洲人民礼堂了。这个建于50年代,极具时代特色的建筑现在已成为了小洲艺术区乃至广州地区重要的艺术发生地。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艺评人,策展人,广州美院教授胡震老师。2015年,他与他的搭档杨帆教授在小洲礼堂成立了“你我空间”,并推出了“小洲动态影像计划”,“德国录像40年”等重要艺术项目,并吸引了数万人次的观展。他们目前已接近尾声的TTC移动剧场项目更是集结了广州地区十余位艺术家共同参与创作,而加拿大电影制作人林赛(Lysanne Thibodeau)的工作坊成果展示又即将在这里开始。


        胡震老师用英文准确流利的为芝加哥艺术学院老师与学生介绍当地艺术、介绍TTC展览。而他的搭档杨帆老师早年亦在美国留学,这就注定了这次会面的不寻常。在胡震、杨帆老师的解说下,初次来到广州的SAIC游学团对于广州艺术生态、艺术家生存环境有了详细的了解并启发了多次深入的讨论。




第五站:午餐


        毫不意外,驴肉火锅成了午餐的首选。这就印证了那句话“凡是我们喜欢的,也总是有别人喜欢”, 一顿饭居然消灭了20斤肉。


        这就是瀛洲牌坊外那家驴肉火锅店,老板非常热情实在,餐品也物美价廉。




第六站:“腾挪空间” 与河夫工作室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又到了有名的“腾挪空间”,这个仅有6平米的亚洲最小艺术空间,在她过去的10年里为众多艺术家提供了展览的机会,也为本地人接触当代艺术创造了条件。



腾挪空间后,我们又参观了小洲艺术家河夫的工作室



        与南亭的艺术家一样,他的工作室与住家也是紧密相连,他的儿子,目前也在这里紧张的准备美术高考。

作为潮汕艺术家,河夫的作品中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力量。他曾坦诚的讲:“离开了家,创作的灵感就大大减少了。”



镜面 —— 河夫



猪肉价的迷雾 —— 河夫



海潮有声 —— 河夫



第七站:新造当代艺术中心


        虽然此时的大学城的雨已是越来越大,气温也降低的许多。但一行人还是如约登上了前往新造的渡船。新造这个距大学城仅一江之隔的地方,现在也已经成为了新的艺术家聚集地。而新造当代艺术中心也应运而生,并计划于今年正式启动。在穗石渡口,南亭渡口坐渡船可以被称作当地居民的一大生活特点,而一块钱(过去五角)一张的船票也让许多城里人大感惊奇。



喝一杯热茶,大家继续交流



        遗憾的是,同样由于时间原因,未能参观同样位于新造的“镜花缘”维他命艺术空间,只能为下次留个念想了。参观完新造当代艺术中心之后,一行人又步行道新造古村,之后再次坐渡船回到了大学城。



        经过一天紧张的行程,我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LIDO433空间,大家一起——打边炉。自从翻新过我们的空间,已经不记得打过多少次的边炉了。今后也会继续发扬我们的传统。433艺术空间共有三层,首层将会有学术性、实验性的展览安排,二层将会以艺术沙龙展、分享会为主,重在交流。三层是我们学生与艺术家的工作室。2月份,我们的驻地艺术家Megan Pryce也将在这里带来她在广州的第一个展览,创作灵感便是她在南亭村的所见所闻,我们后续也会有不间断的展览带给大家。



        写到这里,我依然能够感受那一天行程的紧张。在有限的时间里,有太多值得去看,值得去交流的东西。回忆当时我们从芝加哥回来,决意留在了南亭还带来了我们的朋友,是因为这里有太多的积淀与智慧,太多故事可以发掘,太多值得去为之付出的人与事。然而,相比北京、上海、香港,这里似乎不那么受到关注,人们亲切的称呼她为“文化沙漠”,也善意的提醒我们不要留在这里。而这里的艺术家往往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便要离开曾为自己带来创作灵感的土地,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艺术家的创作和发展。


        幸运的是,自去年以来,广州已经陆续开张了几家颇具影响力的画廊与艺术空间,而且一些已经坚守数年的画廊与空间也在积极寻求更好的发展模式。我们相信这个时候,当是让更多的人关注广州艺术的时候。只有当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人们觉醒的时候,这座古老又现代的城市才会觉醒。


感谢为促成这次游学团之行的各位老师与朋友。


闫烁

2017年1月18日

写于广州南亭